艺术教育杂志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论文

生态美育视角下的艺术教育与社会和谐发展

时间:2016年05月25日来源:《艺术教育》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生态美育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尽管相关研究成果已有很多,如生态美学、生态哲学、生态伦理学、生态教育学等,但这些成果如何实现和转换,如何实现这些成果的实践意义和现实意义,至今为止仍然是一个很大的空白。而生态美育视角下的大学艺术教育,正是实现和转换这些成果的重要途径和方法。社会和谐发展对生态美育要求的急迫性,以及现实研究与实施的滞后性所形成的种种巨大反差,都充分表明当前生态美育视角下,大学艺术教育的教学与实施亟需加强和深入。
一、生态美育和谐观的产生
     在当前全球生态环境被破坏和严重失衡的形势下,树立和形成生态的审美理念,对整个世界生态的平衡与保护具有重要的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讲,物欲的需求是人类外在的一般生理需求,而审美需求则是人类内在的特殊精神需求。生态化的价值理念一旦上升转变为人的审美理念,人类的实践活动就会从外在的被迫强加性,转变为内在的主动自觉性。而生态的理念和意识一旦以美育的形式产生,就会使得保持和维护大自然和社会的生态平衡,成为人类有意识的自觉行为,这是任何政府政策、法规及道德原则等无法取代的。而产生当前生态环境如此失衡危机的状态,正是人们自身由于不正确的生态意识和错误对待环境的观念所造成的,“改造大自然”“改造地球”在几个世纪以来都是人们引以为傲的说辞,人们总是认为自然资源是无限的,可以毫无节制地使用和浪费。这其实就是否认自然物的内在价值,以强烈的功利主义态度掠杀自然。因此,生态美育提出要重新塑造人,就是要重新塑造人的价值观念系统,只有树立合理正确的生态美学价值理念,认真甄别和认识自然与人的内在价值,才能真正解决好生态问题。如何培养与教育出具有生态审美观念与意识的大学生,是我国当前大学生态美育及艺术教育的主要目标,而培养具有生态意识和生态美学价值理念的人,就要将传统社会的“功利人”向“生态人”转化,通过生态美育培养其具有较高的生态审美意识和生态伦理素养。而最能代表这种意识和素养的,便是“和谐观”。
     我国当代美学家周来祥在他的“美在和谐”学说中,将人与客观现实世界的和谐共存,作为一条重要原则,生态美学所关注的正是人与客观现实世界的和谐与共存原则的运用与实施。自然的客观世界是一个有机和谐的统一体,万物与之和谐共存就能获得生存、得到发展,从而产生和谐美感。反之,就会产生对立矛盾,引发冲突,造成危机与失衡,和谐美感也就更无法谈起。因此,保持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是人类生存的基本保障和基础。
     要想如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说的“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人们不能不加约束地向大自然摄取,无止境地追求物质享受,而是应该树立起一种自然的和谐与社会的和谐相互依存、相互依赖的和谐观,作为自己的理想追求。生命的美就在于能够与自然不断融和为一体的和谐运动过程,生态美育重视的就是生命过程的和谐。追求生命的过程之美就必须体现着人们在处理与自然界的关系时,应该尽量保持一种超然、冷静、理性和热爱的态度,尊重和顺应大自然规律。
     当然,生态美育的出现有其特殊性。一方面,生态美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审美教育,生态美育是以生态学为核心内容,把生态平衡原则作为审美原则和生活准则,并通过生态审美教育活动来培养大学生的生态审美意识和情感,从而成为培养大学生的一种生态审美能力和创造能力的特殊教育。而这种教育是其他任何学科教育所不可取代的。因此,生态美育是生态学、美学、教育学的有机结合,是重在进行生态观、生态审美观、生态生存观的教育。①另一方面,生态美育的核心是建立生态的审美意识和理念,通过生态美学的审美理念和意识在艺术教育观念和思想上的具体体现与构建,从而确认起一种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审美关系为终极目标的审美意识和审美观念。值得强调的是,生态美育的实施手段在很大程度上要通过艺术教育来实现。也就是说,高校艺术教育应该从生态美育的视角重新审视自身的价值与目标,必须认真、紧密、全面地将生态、美育、艺术教育三者贯穿结合起来,以最大化地发挥艺术教育作为生态美育主要载体的重要功能。尤其是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文件《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对于高校全面开展美育工作将是一个强有力的促进和保障。
二、生态美育与和谐社会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构建理想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首先要处于保持一种人与自身、人与他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相处的生活状态,这是生态美育视角下的大学艺术教育的重要目标。
(一)从生态美育视野建构和谐社会生态人
     和谐社会的内涵从生态美育角度,可以理解为人类社会内部的社会生态和谐。用生态美育的教育手段来推进和实施和谐社会是完全可行的,这是因为生态美育的主要目标就是培养和塑造健康和谐的生态人格。
社会群体来源于每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人类社会又是由一个个个体构成的。因此,用美育培养生态人格必须从这些个体开始。经济社会造就了一批丧失美感的“经济人”,他们在经济迅猛发展的狂潮中丧失了自己作为人的鲜活品质,成为高速运转机器上的一个机械的工具,经济指标成为判断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这类人以最大化地追求眼前利益为目标,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意识,这也必然导致和谐社会中的不和谐因素产生。和谐社会的健康发展需要有新型的人与之相适应,生态时代下,社会呼吁新的“生态人”的出现。
     “生态人”是指一种非功利的审美人格,具有充分的生态伦理素养和生态环境意识②,不仅要克服对人自身的功利要求,同时也需要减少与放弃对他人、对社会的功利要求。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减少对个体的功利要求就是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破环与损害人与自然、人与他人的和谐,不要让外在的功利和私欲限制自身心灵的博大、自由和解放,而要保持一种“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健康、清静、合理的发展价值观和理念,以超越物欲功利之外的非功利态度去约束与调整自己,达到一种身心统一、愉悦、和谐的人生境界与状态。
     摒弃对他人及社会的功利要求,一方面,是指不能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他人之上,不择手段地谋取利益;另一方面,指不能完全以别人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作为权衡对方价值的唯一标准,要严格奉行“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基本原则和规范。只有做到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才能符合和谐社会的发展要求。因此,要以生态美育的视角培育健全的生态人,正如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所说:“从社会交往的层面而言,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法律关系,一个法律上的行为主体首先必须拥有自尊意识,以文明、体面、诚实的方式与人打交道。同时,人们在相互交往中也应本着相互尊重的原则来协调彼此间的关系。这样,人类便处于所有有理性的生物一律平等,而不问他们的品级如何;也就是说,就其本身就是目的的这一要求而言,他就应该作为这样的一个人而为每一个别人所尊重,而绝不能作为单纯是达到其他目的的手段而被任何人加以使用。”③
(二)从生态美育视野建构和谐社会生态环境
     和谐社会要在建构和谐的生态人基础上,建立人与人之间自由、平等的和谐社会生态氛围。在生态审美教育的价值观念中,所有大自然的生物尤其是人类都是和谐、平等的。因此,树立这种美无高下之分的生态平等价值观,对于构建和谐社会非常重要。
     在人类历史上长期形成和产生的种种民族偏见种族歧视到如今为什么还不能完全改变,并且常常成为诱发社会剧烈矛盾冲突的导火索?当然形成和产生这些歧视和偏见根深蒂固的原因固然有多种多样,但其中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不平等的审美观念和文化价值观在起作用。其一,有色族裔之所以备受歧视,与人们对不同种族肤色和容貌已形成固有的审美取向和定势有很大的关系。因此,树立平等的包容的多元文化的生态审美观,使人们自主的发现不同肤色所存在的美,从而才能实现如我国学者费孝通所说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里面所说的“大同”便是通过多元和平等的共生共存共享的审美境界,而实现彼此相互沟通、相互理解的社会环境,实际上就是人们不断追求和建设的一种和谐社会。第二,从世界范围来看,多数民族对少数民族的歧视依然存在,其原因也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起因就是这种不平等的审美观念和文化偏见所带来的民族偏见,多见于某一民族唯我独尊的文化自恋倾向和文化中心主义论调。这种吹捧自身文化之先进贬低其他民族文化的行为,其实是一种畸形的自恋心态,最后会演变为文化上的盲目自大,自我陶醉,以我为中心。因此,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大国,中国不仅需要的是民族的和谐共存,而且在面对世界民族大交融的趋势下,必须提倡和坚持文化上的多元价值取向,认真落实和实施多元文化教育为主导的艺术教育,实现生态上的多元文化和谐共生共存相互认可,相互尊重。正如人们常说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冲破与扭转文化上的唯我独尊和民族偏见,树立平等互融、相互认可的生态审美文化价值观,有利于促进多民族和谐相处、包容理解的和谐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建构和谐的社会生态环境。
     正因为如此,生态美育视角下的大学艺术教育通过培养和激发大学生们的情感世界,进行多元文化的艺术教育,欣赏和接触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艺术作品,使他们消除本能欲望和偏见,克服与摆脱利害关系,提升人生境界,包容和尊重他人,对塑造和谐社会具有独特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学校是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培养优秀人才的重要场所,1999年,美育被正式列入国家的教育方针,2007年国务院下发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深化本科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中,也提到把德育、智育、体育、美育有机结合起来,贯彻与渗透到教育教学的各个环节中。通过文理交叉、学科融合,实现多重课程的有机结合,促进大学生们综合素质的全面提高和全面平衡发展。以上德育、智育、体育和美育其实都属于生态美育的范畴,这也反映出国家将美育放在了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以及平衡发展的高度。但是在当前我国学校中,生态美育视角下的艺术教育现状还是令人担忧,学校在实施的过程中,还存在一种普遍现象,即偏重于艺术技能技巧的传授和练习,忽视对审美情感和审美能力的养成和提高,而重技能、轻涵养是造成很多学生美学素养偏低的原因之一。正确的生态美育教学观,即用生态美学的观念教育大学生们,使他们学会用审美的态度和艺术的态度来对待自然,观爱生命,保护地球。④这里强调的就是自然为世界的最高存在,生态美育是具有生命、情感、态度的价值观教育。首先,生态美育的教学与实施要具有鲜活的形象性。生态美育更注重于感性熏陶和情感触动,在一种寓教于乐、身心愉悦、潜移默化的过程中无形地受到生态美的洗礼和感染,从而自觉的形成和塑造生态意识。第二,生态美育具有非常强烈的情感性。生态美育在学校的教育理念中不能采用强行灌输的方式,更多的是要以情动人、寓教于乐,以期培养和塑造起个体的生态意识。第三,生态美育要具有人文关怀性。生态美育直接关注的是人的生存状态,体现出对生命的直接关怀,这些正是在实施艺术教育的过程中应该达到的教学效果和独特功能。
三、生态美育在建立和促进和谐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和价值
     《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指出:“社会和谐是我们不懈奋斗的目标”,并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了全面的安排与推进。我们所建立的和谐社会就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内心和谐相处的理想社会。建立平等、互助的和谐社会,是人类的美好愿望和追求,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重要保证。和谐本身就属于基本的美学范畴,因此,从生态美育的角度来推进社会和谐发展是切实可行的。
     生态美育是以生态平衡原则为基本点,以生态美学价值观念作为理论基础,试图通过生态审美实践,培养生态审美情感,促进 生态文明与和谐社会的建设,联系与注重社会发展进程中最为突出的现实问题。值得注意的是,生态美育在建立和促进和谐社会发展中重要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和谐的独立个体、社会环境等方面。广泛开展生态美育,是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大学艺术教育的重要功能之一。
(一)生态美育有利于保持心理平衡和内心和谐
     从我国社会发展的现状来看,城乡、区域社会发展不平衡,各种自然环境压力和各种社会矛盾加大,诸多如就业、社会保障、医疗、住房、教育等问题没有得到良好的解决。而经济的高速发展,在给人们生活注入活力的同时也腐蚀着人的心灵,对人的身心形成了压力,各种心理疾病也随之而来。在这个问题上,运用生态美育的愉悦功能,可以使人在心灵上得以解救。生态美育不仅符合了现代人的需要,带来感官上的欢乐与享受,而且能达到精神上的愉悦。生态美育成为人们生活中的调味品,为长期承受着各种压力、心理亚健康的人们提供了一条合理释放的渠道。同时,生态美育也使人的意志多了份韧性,抗打击能力加强,促使他们的心理与生理都得到健康和谐的发展。
     生态美育的目的就是让大学生保持心理的平衡,通过对生态美的愉悦感受而认识到社会的美、社会的和谐,使他们意识在这个社会的生存和成长中,应该首先学会和平共处、共同生存、共享人生、共同发展,而不应该因为一点利益而争得互不相让。在相互包容的和谐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关系,不是对立关系,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矛盾与冲突,都可以通过求同存异的方法去解决,从而达到一种双方共赢的最佳状态。生态美育冲破了原有观念,把只强调人的单一性的和谐引向了人、社会、自然的全面和谐。
     生态美育是情感教育,主要通过艺术作品中生动形象的生态美,培养受教育者对生态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人生的追求不在于生命的结果,而在于生命过程的意义。通过生态美育的培养,使人的心灵感受着和谐美,从而缓解工作压力、社会压力,使人看到自然的美好、生活的美好、社会的美好,这样才有可能培养出具有更高文明程度、更健全的人格。
(二)生态美育有利于提升人格的完美度
     人格是人所具有的与他人相区别的独特而稳定的思维方式和行为风格。完美的人格是指个体内部心理各因素健康积极、完整平衡,并能很好地处理与他人、社会以及自然之间的关系。完美人格既是真善美的道德人格,又是健全统一的最佳心理人格。完美的人格内在表现为自身内部各要素的健康积极,具有完整平和的心态,外在表现为个体行为的情绪稳定和谐、积极向上。作为有自觉意识的人,也期望不断地实现和超越自我,而这种超越自我的实现就是人格培养的实现。任何一个社会都会以其历史条件作为基础,要求生存于其中的个体养成社会所期望的人格模式。
     当人类进入到文明社会以后,常常被自己所创造的各种结果所异化和所束缚,而原有自然独立的人格被现实利益逐渐瓦解或者消失。生态美育是具有情感性的教育,从内容到形式都带有较强的艺术性和生动性。在这样的情景中“融美于心灵”,在触动与感化下,通过直观的形象去培育和丰富人的人格,使人的心灵在形式感受、意义领悟和价值体验中,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在这一状态中,人全方位地得到协调发展,不受到任何损害,从而促进人格的提升与完善。我国古代儒家就重视“诗教”“乐教”方面的培养,孔子在《论语》中提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君子培养途径,这样的培养在提升完美人格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完美的人格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因为如果一个人实现了自我身心和谐、自我与他人和谐、自我与社会和谐以及自我与自然和谐,那么在一定程度上也就具备了人的全面发展的内在规定性与自觉性,甚至可以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人的全面发展。
     生态美育在提升完美的人格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同时也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谐社会的发展离不开人的全面发展,要发展和谐的社会,就要重视和发展人格的和谐。人格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核心,也是社会和谐的根本因素。
(三)生态美育提升人际关系
     社会是由人所组成的系统,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可以统称为人际关系。当代社会生存竞争日益激烈,利己主义与功利主义成为许多人的生活追求和生活信念。情感交流的缺失与贫乏,相互之间的不理解与不包容日趋严重,甚至出现了彼此相互嫉恨与伤害的恶果。而生态美育正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生态美育可以沟通交流的方式,拉近人与人内心的距离,缓解与调节紧张的人际矛盾,增强人的群体意识、沟通意识和认同意识,有助于实现人际关系的艺术化和美感化。生态美育可以使受教育者自身的情操得到陶冶,心灵得到净化,品德素养得到提升,不断开拓、挖掘和培养人性中的真诚、纯洁、善良、博爱等美的品质。在生态美育过程中,已经蕴藏着沟通与理解,这正是消除人与人之间紧张对立关系的重要因素,并起到其他教育不可取代的作用。同时,通过生态美育的实施还可以使大学生获得一种心灵上的平静,以此来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障碍,从而促进人际关系的和谐。
     良好的人际关系是和谐社会存在和发展中最需要解决和处理的首要问题,是一切和谐的源泉,也是社会和谐的基础。是一切和谐的最高价值和最终归宿,中国历史上就有“以和为贵”“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等论述,从中更加阐述了人际关系和谐的意义和价值。在生态美育的实施下,和谐的人际关系可以为社会的和谐发展创造一种有效的机制和氛围,这种机制和氛围可以成为人们社会行为的推动力量,是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动力,也是推进社会和谐发展的关键因素和有效保障。
(四)生态美育调和人与自然界的矛盾冲突
     人与自然的关系与矛盾,是人类在存在与发展的过程中难以回避的主题。早在先秦时期,古人很早就明白了人与自然应该和谐相处共生共存的道理,并形成了天人合一的朴素自然观念,这也成为中国传统价值观和生态美审美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少年来,这种与天地和谐共存的博大精深而充满智慧的自然理念,一直是中国人最向往也最执着追求的理想。但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主体意识自我膨胀,对自然进行开发和掠取,生态环境日趋恶化,不仅已经严重威胁到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同时也给人类自身带来了难以克服的困境与灾难。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各种生态环境问题已成为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因此,重建人类美好家园,积极主动地改善生态环境,这已经不仅仅是人类所面临的技术上的问题,更是人类亟待解决的价值观念和思想意识上的问题。
     生态环境问题与人的关系密切,产生人与自然矛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的观念和意识出现了误区。生态意识不仅是保护自然环境避免生态失衡的观念,也是改善人类生活条件和提高生活质量的要求。生态美育以生态价值观为价值标准,引导大学生对审美现象进行再认识,从生态美育方面着手,对人与自然的审美关系进行再思考。确立他们的审美态度,提升他们的精神境界,有助于解除人们对于自然的敌对态度。生态美育能够帮助人们找回对自然的爱,重建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调和人与自然的矛盾,对解决面对生态问题、改善人的生存状态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通过生态美育所重新建立的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价值定位与审美情感关系,将促使人们从生态、艺术、审美的角度重新思考,平衡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因为从一定的意义上讲,生态美育是一种物质化的心理结构和价值取向定势。生态美育一旦形成,就具有一种对于世界的能动改造能力。生态美育能改变与优化我们的生存空间,有效地处理好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并用美的原则美化滋润着万物大地——人们赖以生存的世界。
结语
     综上所述,生态美育视角下的艺术教育通过提高大学生的和谐健康的人生境界价值观念,保持他们的一种内在平衡,使他们具备博大的胸怀和心灵,以及积极乐观、热爱万物的生命意识,游刃有余地处理好多重复杂的人际交往,最终达到有效地形成与构建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关系。生态美育通过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从而最终有助于实现人与社会的和谐。当人类真正实现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的时候,也就真正成为自然界的主人,也就真正进入一种令人向往而完美和谐的理想社会。
(注:本文为2014年度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生态美育与社会和谐发展研究”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14—ZD—113)
 
注释:
①丁永祥,李新生.生态美育[M].郑州:河南美术出版社,2004:16.
②余谋昌.生态哲学[M].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112.
③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66.
④曾繁仁.生态美学导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362.
 
作者系河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张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