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杂志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长廊

人性的激情与渴望

时间:2013年04月04日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德拉克洛瓦和徐渭的浪漫主义艺术比较

◆ 伍魏 许少玲

【内容摘要】浪漫不仅仅是人们平常理解的罗曼蒂克式的卿卿我我,它更代表一种激情、率真,一种突破常规的革命性的事物与行为。同为中西方浪漫主义大师,德拉克洛瓦和徐渭的画无论在取材、构图还是用色方面都绝然不同,体现了不同的文化影响下的不同艺术风格,这也正体现了中西方文化表达、文化思考和文化品位的不同。

【关键词】浪漫主义  德拉克洛瓦  徐渭

作为欧洲浪漫主义的先驱,德拉克洛瓦的绘画艺术特征主要有几点:第一,敢于走极端,敢于冒险。德拉克洛瓦的绘画在取材、构图、用色等方面都打破了新古典主义以及当时大众追求的传统的稳重、精致的感觉,创造出一种激情奔放的艺术效果。第二,德拉克洛瓦对颜色的使用和光色研究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特别是其光色的表现方式,直接影响了后来的印象派和表现派。第三,德拉克洛瓦虽然是浪漫主义的领袖人物,但他对其他画派的各种优点却能冷静而公平地对待,他能够包涵拉斐尔的作品中“神一般的幽雅”、米开朗琪罗的气魄和缺陷、普热的近似粗鲁的狂乱……德拉克洛瓦认为,真正的艺术是有宽广的使命与活动范围的艺术;他要求艺术家尽一切力量,用各种可以利用的方法,而被某一个画派限制。徐渭的大写意水墨画强烈地抒写内心情感,使中国画不再局限于形式上的描绘,而是一种人格精神的外在体现。他的绘画特色是:第一,追求本色自然。所谓本色就是真实的事物。徐渭认为,书画创作应该抒发自己内心真实的感情,表现事物本来的面目。第二,造型上不求形似求生韵。徐渭的“韵”表现的是他笔下花木的生气,他反对实物写生,不同意师法造化之气,所以,在徐渭的画中,那种浑然天成、一气呵成的气势总能让人折服。第三,创作时舍形而悦影。事物的影子在灯光或月光的映照下,由原来的三维空间转为二维,一些繁琐的细节被淡化了,但事物的风韵却更能体现出来。所以,“影”比“形”要更概括、个性更鲜明。徐渭最常画的牡丹、葡萄、竹等所用的手法就是留影,他只勾画了月色下花叶留下的强烈印象,却使事物的形象跃然纸上,生机勃勃。

下面,笔者从两位大师的众多画作中选取几幅代表作品,通过取材、构图和用色三方面的分析比较,探索东西方浪漫主义绘画的不同演绎手法。

一、取材不同:人物与花果

取材不同体现了中西方文化表达的绝然不同。德拉克洛瓦通过人物的活生生的表情和运动感强烈的肢体语言表达其内心的激情,徐渭则是通过描绘花木的本质面目来隐喻自己的思想和抱负。

1.德拉克洛瓦人物画的取材

德拉克洛瓦一生作品有近万件,其中画了大量的人物或动物。有的人物取材于拜伦等人的诗歌,有的取材于神话故事,有的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事件。德拉克洛瓦的成名作是他在1822年画的《在地狱中的但丁和维吉尔》,取材自但丁的《神曲》,其内容是维吉尔引领但丁乘小舟从地狱穿过时,几具死尸紧紧地抓住小舟不放,但丁像是受到了惊吓,一只手扬起似要挡住什么,一只手紧紧扶着维吉尔……有人觉得此画侮辱了他们心中圣人的形象,猛烈地给予批评,但同时,此画也受到一些人如当时与德拉克洛瓦素未谋面的格罗的高度赞扬。

同样的情绪,也在德拉克洛瓦1830年的《自由引导人民》中体现出来。在这幅画中,自由女神已经完全颠覆了人们心中女神的形象,人物脸上丝毫不带温柔的神色,气势汹汹大步向前,似乎都不考虑民众的死活。人物不是传统中代表法兰西民族的那个女神,也不是当时上流社会中粉妆玉琢、动不动就昏倒的贵妇,德拉克洛瓦把人物画得坚强且动感十足,甚至带着几分粗俗……女神身边的革命者也并不很高尚,她左手边的小男孩一副天生顽皮的模样,肩上的斜挎包明显是战利品;女神右边的青年一脸茫然;画面前边的两具尸体看其服饰像官方军人,但一个人的长裤不翼而飞,另一个人的鞋子不见了……根据当时传统的审美观,革命的胜利者应该是高贵的、英勇的,可这幅画中的革命者却这么粗俗、迷茫、犹疑,代表国家形象的皇家军队是这么狼狈……人们沸腾了……德拉克洛瓦用逼真的笔触,揭露了革命的本质。   

德拉克洛瓦多数作品一问世就立即引起人们的喧哗,或批判,或赞扬各执一词。人物形象不同常规的描绘是引起这种反响的主要因素之一。

2.徐渭取材的花果

徐渭一生坎坷,求取功名屡试不中,晚年因误杀妻子入狱7年,出狱后开始大量创作书画,将满腔不平与感慨由笔墨抒泄出来。他的作品中多描绘牡丹、葡萄、荷、芭蕉、梅、菊、石榴、杂花等,偶尔也画一两个人物作点缀。他在《墨葡萄》一画中,通过墨的浓淡配合,随意交织出曲转的藤,再用看似凌乱无章的线条表现枝条与叶脉,用大小不一、浓淡相同的墨块表现叶片,最后点上几串疏密开合、浓淡相融的葡萄之果,整个画面看上去毫无章法可言,却满幅苍茫之气。他在画中题诗“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置草丛中”,更使得其这种怀才不遇、落寞和孤寂之情一展无遗。徐渭的《榴实图》同样以明珠自喻,题诗“山深熟石榴,向日便开口。深山人少收,颗颗明珠走”。他以深山的成熟石榴暗喻自己的才能,自己空有一身本领却不能施展,一种愤世、顽强抗争后的无奈透过笔墨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此外,徐渭的《菊花图》和《梅花浸水图》等都表现了他对身世自怜的一种心境。朱光潜说,“艺术就是帮我们超脱现实到理想国去求安慰的……美术作品之所以美,就美在它能够给我们很好的理想境界。”①对于徐渭来说,生活对他几近刻薄,他甚至屡次寻死,竟也未成,唯有通过诗、文、书、画表达他对炎凉世态的深切感受,以疏泄其内心被深深压抑的苦闷。                        

二、构图不同:运动与静止

用不同的构图手法来表达心中的情感,体现了中西方对文化思考的截然不同。德拉克洛瓦的画面运动感极强,给观者直接的视觉刺激。徐渭心中虽然激情澎湃,但他的画面还是呈现一种含蓄蕴藉的静态美,这体现了中国古代文人在儒家思想浸润下的含而不露和对自然未知世界的孤独的观望和淡淡感伤。

1.德拉克洛瓦的“动”

德拉克洛瓦的画作在当时的法国总是毁誉参办,初看总感觉画面构图很乱,色彩缤纷,让人眼花,太过动感的人或动物让人立刻心弦绷紧,不能很放松、很惬意地去欣赏。在《撒尔达那帕勒之死》一画中,德拉克洛瓦没有采用传统对称式构图,也没有采用从席里柯的《美杜莎之筏》中学到的三角形构图,这幅画由不同部分组合而成,右上角上吊的美女,右下角的武士和引颈受戮的裸女,左下角的黑奴烈马以及最深处沉思的国王,每一个部分都可单独成画——珠宝、家具散落一地,看不到地平面,也找不到平衡点,似乎一眨眼间,画面就会倾斜,人、马、家具就会散落一地,让人措手不及,特别是处于画面前方的裸女,似跪非跪的姿势首先让人心猛地绷紧,扭曲的肢体似乎可以让人直接感受到她所受的痛苦。上文提到《自由引导人民》一画中自由女神也是处于一种运动的状态,仔细观看,会发现由于她的身躯用力地向后扭转,她的腰带朝一个方向飘舞,头发却朝另一个方向。另外,在《希奥岛的屠杀》一画中,人物看似已经静止成雕塑状,但细看,却没有一个人是完全静止的。左下角即将倒地的男人、右下角一脸绝望的老妇,甚至最右边角落已死去的妇人和还在寻找母乳的婴儿,画中没有剧烈的动作描绘,但这不是静,这是一种挣扎过后的疲惫和凄凉。

 可以说,德拉克洛瓦作品中的动感和气概呈现的是一种刚性的美,他的排山倒海的气势总让人惊诧,让人觉得自己渺小,从而不敢贸然接受。所以,观看德拉克洛瓦的画第一反应是“惊”,第二反应才是“喜”。“惊”是害怕其气势,“喜”是因为人们在欣赏这种动感十足而气势磅礴的画作时,会不由自主地产生移情,幻想自己也是很大气,很有活力,很严肃、激昂的,而那些对德拉克洛瓦画作产生对抗情绪或者强烈批判的人们,他们或者是没有读懂画家的创作思想,又或者在第一步“受到惊吓”之后,再没有耐心去深入地欣赏。

2.徐渭的静

徐渭胸中的激情可以说比德拉克洛瓦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他毕竟是一个传统的中国文人,他画中的含蓄蕴藉、淡泊飘逸的气质深受中国古代儒家和道家思想的影响。儒学的审美理想,就是要求艺术的情感必须自觉地由道德伦理来节制,以达到情与理的和谐统一。道家所崇尚的审美标准,是一种超脱,使人的精神从一切实用、利害乃至逻辑因果的束缚中超脱出来,达到一种“虚”“静”“明”的自由审美境界。徐渭从小接受儒家教育,父亲死后,他的大哥徐淮“视之如己子”,而徐淮“深受道教影响,性嗜丹术,情系优游……”②所以说,徐渭是同时受儒家和道家思想的影响长大的。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一方面有道家的超凡脱俗的气质,另一方面,心与物浑然一体的和谐统一也达到很高的境界。徐渭笔下的墨竹,枝淡叶浓、竹枝气势劲健、竹叶俯首含情,虽然逸笔草草却不失高洁之气,是徐渭虽怀才不遇,身处下层,却品行高洁、人格独立的写照。他所作的《牡丹图》除了花茎和随意的叶脉,整个画面都是墨块泼写而成,墨迹的浓淡变化为花朵增添了灵气,但整个画面所透出的静寂之美却并非源于所画物体本身,而更多的是由笔墨间的飘逸之气显现出来。

          

三、用色不同:用色彩歌颂死亡与用墨来表现生命

色彩在德拉克洛瓦的生命中占据了非常重的分量,他说:“我的调色板,当它刚刚调好,对比鲜明的时候,我一见到它,就足以引起我的灵感,并为之醉心不已。”③甚至他在临死前都叫人将颜色挤到他的调色板上才安心离去。当然,这位大师对色彩的研究在后世所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而重墨弃色,通过墨色的浓淡枯湿展现五彩世界,似乎是中国画的一个审美追求,徐渭则将墨分五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1.德拉克洛瓦用色彩歌颂死亡

“画家不精于用色,其作品就只能是涂鸦而绝不会是绘画”。④德拉克洛瓦一生都在研究光色在绘画中的运用,在他生前最后一年(1961年)的日记中,他详细记录了人物肌肉上黄色高光部分的处理方法。最使他研究入迷,同时对后人影响也最为深刻的是他的光色变化理论和补色在绘画中的运用两方面,他在1952年5月5日的日记中详细地描写了光感作用:“在灰色的日子里……每一件东西都作为一个色彩团块而出现,在各个方面显示出不同的反映。在这种灰暗的光线条件下,假如有一道阳光突然照射到这些露天的物体上,只有这时,才能看到所谓的明暗。”⑤他的《厩中斗马图》就是一件对光线处理得相当了不起的杰作,当然,这段话后来对后人启发很大,莫奈深刻领悟到这一点并继续发扬了它,其绘画的笔触比德拉克洛瓦更狂野,用色更鲜艳,造型更粗糙,这就形成了印象主义。此外,德拉克洛瓦还善用补色画阴影,以突显物体的明亮程度。他常用对比色来表达自己的激情,比如他的画中常出现的红棕色和古绿色。

 德拉克洛瓦用这些绚丽的颜色创造了一系列感官刺激的景象:死亡、杀戮、鲜血、屠狮、烈马……刚性之美其实是美中的难表达者,因为“它不像平易的美只容纳一些性质相同的单调的成分,它不惟容纳美,还要驯服丑”。⑥

2.徐渭用墨来表现生命

徐渭常用“破墨法”“泼墨法”和“胶墨法”绘画。“破墨法”即是在一层水墨未干时再加上一层,以达到润泽浑化的艺术效果。徐渭画的牡丹、荷叶、芭蕉叶、螃蟹壳等多用此法;泼墨法在徐渭之前是受到大多数文人批评的,他们认为这种“有墨无笔”画法只是技法上的取巧而不是真正的绘画。徐渭不仅大胆运用泼墨法以达到墨色淋漓、活泼生动的效果,他还常在生纸上作画。生纸吸水性较强,便于即兴发挥,他的许多花卉图都是在生纸上用泼墨法完成的。徐渭常用胶水调墨,以追求水墨厚重、物体轮廓明显、浑化的视觉效果。由于胶水的质感使画面有突出和受光的效果,还能使画面产生浅白,达到了“浅雨淡烟”的境界。此外,徐渭也用“积墨法”表现层层叠叠的叶子,以及“蘸墨法”表现事物的浓淡变化。徐渭常称自己的画作是“涂抹”而不是“画”,他营造了一个个水墨淋漓的世界,不仅使他笔下的花木有了力量和生命,也将这种酣畅淋漓的心情传给了观者,使画面具有强大的感染力,他是用墨色“涂抹”栽培了一个个生机勃勃的生命。

四、相同的浪漫主义核心:绘画中的诗意

德拉克洛瓦在油画中强调精神气质的描绘,追求事物本质的真实感以及粗犷的绘画手法,与徐渭的水墨大写意中国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作品中都包含着深刻的诗意。德拉克洛瓦的诗意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他在绘画方面和拜伦创造诗歌一样,可以随意呼唤自己的的灵感,绘画过程中并不受模特外形的拘束,重视想象的作用;第二,德拉克洛瓦在晚年的日记中写道:“……我年岁愈增,我心中也愈来愈肯定地认为,在一切特质之中,真乃是最稀罕最美丽的一项特质。”⑦“真”在这里有三方面的含义:1.在作品中要真实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能够把艺术家的真正想像表现出来的作品,才是最上乘的艺术作品”。 ⑧2.不单纯地去模仿大师崇拜大师,应该自己有所创造发明。3.作品内容要有诗意,要能够传递激情。德拉克洛瓦认为,绘画和诗歌在形式方面有共性,也有不同点。共性在于诗歌的音调如同绘画的色调,都能传递丰富的情感。不同之处在于,画作的鉴赏者需要比诗歌鉴赏者有更敏锐的感觉和更严密的观察力,因为色彩和线条之间的不和谐远比诗歌中韵脚的不和谐更难被发现。

徐渭的悲剧造就他在诗、书、文、画几方面的非凡成就。他对现实曾多次绝望以至九次尝试自杀,书画是他宣泄苦闷的一个主要途径。徐渭通过《黄甲图》“养就孤标人不识,时来黄甲独传胪”来表达他愤世嫉俗的情感;通过《雪里荷花》“莫怪画图差两笔,近来天道够差池”表达对当权者的失望;他画浸水梅花表现对世道危险的担心;画怒放的牡丹表达他心底最深处的激情。徐渭的画个性鲜明、狂放泼辣,他对笔墨的运用自由不羁、狂傲不驯,他开创的水墨大写意画可以充分体现心灵、表达情感、高扬生命,他将中国画语言从形象中解放出来,成为精神物化的载体。

总之,德拉克洛瓦和徐渭几近发狂的主观精神似乎冥冥相通,他们用同样大刀阔斧的笔触,用同样热血沸腾的激情,开启各自国度的浪漫主义的先风。

注释:

①⑥朱光潜.朱光潜全集(第一卷)[M].安徽教育出版社,1987:63,431.

②周群,谢建华.徐渭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13.

③④⑤⑦⑧德拉克洛瓦.德拉克洛瓦日记[M].李嘉熙,译,广州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63, 198,182,408. 

作者伍魏系湖南师范大学工学院服装系副教授

许少玲系湖南师范大学工学院设计艺术学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贺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