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杂志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教视野

范妮·普赖斯的性格魅力——从《曼斯菲尔德庄园》看简·奥斯汀作品中的女性主义

时间:2013年03月11日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 盖颖颖

【内容摘要】作为英国著名的女性小说家之一,简·奥斯汀的作品中极大部分都是以女性的角度细微地对乡绅家庭的女性在生活与婚姻上进行关注,作品中不可避免地在时代中闪现出女性主义思想。文章主要从简·奥斯汀的小说《曼斯菲尔德庄园》入手,对女主人公范妮·普赖斯的性格魅力进行分析,并对简·奥斯汀作品中的女性主义进行探讨。

【关键词】简·奥斯汀 《曼斯菲尔德庄园》 范妮·普赖斯  性格魅力  女性主义

简·奥斯汀,作为19世纪英国著名现实主义小说家之一,不仅承接了英国在18世纪的传统现实主义,而且是开启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现实主义高潮的一分子。甚至有考证说,奥斯汀的小说曾经出现在当时摄政王的所有住所,他随时都要对其阅读,可见简·奥斯汀作品的受欢迎程度。简·奥斯汀最为人称道的是对平凡生活中各式人物的纠葛与感受进行描写,她的故事因其自身在社交面上的狭小,故事情节往往只锁定在几户人家,但尽管如此,简·奥斯汀还是以其出色的才能在方寸之间把英国社会浓缩于其中。并从自己的女性视角对一个又一个女性形象进行鲜明的刻画。《曼斯菲尔德庄园》是简·奥斯汀所有小说中最能体现现代感,也是其思想最成熟的小说,是简·奥斯汀一生中的第四部小说,塑造出了一个成功的、深具魅力的新女性形象——范妮·普赖斯。范妮·普赖斯可以算得上是简奥斯汀小说中所有女主人公中条件最差的一个,但她却不像别的女人一样追随世俗的脚步,面对英国男权社会下女性择偶观,对金钱和地位勇敢地进行挑战。虽然在爱情路上并不怎么顺利,但范妮·普赖斯用自己的理性与独立的标准,最终还是赢得了自己的幸福。范妮·普赖斯这一女性形象,有其自身的性格魅力,是简·奥斯汀女性主义色彩的一个闪光点。

一、范妮·普赖斯的性格魅力

(一)对花花公子克劳福特的追求勇敢地说“不”

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克劳福特先生就是当时英国社会所有女性都想嫁的结婚对象的典型。托马斯爵士也说过,这样一个年收入超过4000英镑,名下有许多地产的绅士,自己的女儿无论他挑选哪一个,他都会同意。可见在托马斯爵士眼中,克劳福特先生是一个绝对满意的女婿。但面对这样一个每个人都满意的对象,范妮·普赖斯却选择了明确拒绝。在范妮·普赖斯的眼里,克劳福特是一个没法托付终身的浮华的人。克劳福特一开始对范妮的喜欢只是花花公子的潜在本色,面对克劳福特的讨好,范妮却完全保持冷漠,正是这种另类的冷漠让克劳福特对范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最开始的一定让她爱上自己到最后真的爱上范妮这个纯真的女孩。虽然范妮后来确定克劳福特的喜欢已经是真的感情,并且真心要娶范妮,想带着范妮走向幸福,范妮感激他所做的一切但还是拒绝了他。这在当时的英国社会,在范妮的身边其他女人看来绝对是疯子的行为。但正是因为如此,范妮才显得与众不同。

(二)不因朋友和家人的劝解而妥协,坚持主见

范妮的家人与朋友在得知她对克劳福特的求婚表示拒绝以后,在惊讶之余纷纷劝她接受克劳福特。平时的好朋友克劳福特小姐甚至暗示范妮不现实,过于自大,并对范妮表现出冷嘲热讽的一面。即使是对范妮最好的表哥——埃德蒙也不站在她这边,范妮最敬重的托马斯爵士甚至因为此事对她进行了严厉的训斥,认为她患了当时女性精神独立的症状。马斯爵士为了让范妮觉醒,甚至送范妮回老家朴茨茅斯,让她了解自己的贫穷处境。但范妮有自己的标准,在范妮的心底,自己不喜欢的人是绝对不能嫁的,这是她的原则,即便那个人在经济条件上无可挑剔。虽然克劳福特现在喜欢她,但范妮知道他本性轻浮,不可能更改。当然,在不久后克劳福特确实显示出了自己的这种本性,与刚结婚的罗什渥兹太太一起出走了。范妮也因此得到周围人的肯定和理解。范妮的这种固执己见,不仅是她性格魅力的一部分,也是当时女性主义的觉醒

(三)暗恋表哥埃德蒙,并对自己的爱情勇于争取

在小说中,范妮寄人篱下,投奔到曼斯菲尔德庄园时她才9岁,远离了自己的父母等真正爱她的一切人,住在与家庭女教师及女仆们相邻的、冬天也不会生火的小阁楼里。范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成长,对每一个人的脾气小心翼翼地去揣摩,对她们不喜欢的事情绝对不会去触碰,但即使这样,姨妈仍然会故意骂她,并遭受表姐与大表哥的嘲笑。只有二表哥埃德蒙让她觉得能够有所依靠,是她在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唯一朋友,正是因为埃德蒙,范妮才觉得这个庄园并没有那么冷漠和陌生。从某种程度上说,埃德蒙是范妮在这个庄园自信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和动力,让她觉得曼斯菲尔德庄园的人们也许并不可怕。这种依赖在范妮的成长岁月中慢慢凝结成爱情,埃德蒙因此进入了范妮的心底。她喜欢埃德蒙,毋庸置疑。但在当时,埃德蒙只是拿她当妹妹,埃德蒙爱上克劳福特小姐,范妮也只能暗自伤心。在埃德蒙被克劳福特小姐甩了之后正痛苦时,范妮用自己的真心去照顾和开导他,对自己的爱情进行争取,并最终赢得了爱情。

二、简·奥斯汀作品中的女性主义

英国的19世纪,还处在父权主义的社会,对柏拉图的男尊女卑思想信奉不疑。在当时的观念里,女性在地位上只相当于一个奴隶或者未成年人。无论是受教育还是对财产进行继承,女性都没有这些权利,当好一个妻子与母亲是19世纪英国父权主义思想下妇女被认可的,也是唯一的角色。而在婚姻的标准定位上,父母也好,女性本身也好,几乎都更加看重金钱与地位,他们认为只有嫁给一个有钱人才能在后半生过得富足无忧,只有这样的婚姻才是完美婚姻的典范,无论有没有感情。而在简·奥斯汀的作品中,突破传统观念,与众不同地对女性主义发起了呼声,对当时对女性抱有偏见的英国社会发出了深深的质疑。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范妮·普赖斯就是这样一个时代的反叛者。范妮·普赖斯体现了简·奥斯汀作品中对父权制度的反抗,体现了女性主义的呼声。这些从托马斯的威胁与埃德蒙的规劝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转第页)
(接第页)

范妮拒绝了克劳福特的求婚,周围的人都反对她的决定,托马斯爵士不仅严厉批评了范妮,甚至为了改变范妮的想法,对范妮使用威胁的手段。托马斯的加入使“父亲”这一权威终于与“女儿”有了正面的冲突,范妮对托马斯一直怀有对父亲般的爱戴的感情,也正是这种爱戴,使范妮在反抗中增加了很多压力。虽然托马斯在这个庄园中可以称得上人人爱戴,却带有父权社会的一切特点,专制独裁,不把女性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托马斯与父权社会下的人一样,只相信自己的权威,认为只要自己从中调节一下就能使范妮回心转意。但范妮的举动却让托马斯感到不可思议,严重挑战了他的权威。所以,托马斯曾经对范妮说过这样几句话:“我对你的希望你全部都辜负了,我原以为你一点个性都没有,可是今天你让我很失望,你也会任性和倔强,也会自行其是。”这样的话放在现在社会听起来很可笑,但在当时确实是一种社会的缩影。这番话是家长制独断专行的典型口吻,是对女性在独立意识上的一种父权制的不可容忍。在他们的观念里,女性必须无条件地自我消隐和服从。所以,托马斯威胁范妮要打发她回老家。甚至连范妮最爱的表哥埃德蒙都对范妮进行规劝:“范妮,你已经成功证明自己的无私,现在接受他就能证明你的知恩图报和软心肠,你就会成为完美妇女的典型。”在埃德蒙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抹杀了范妮的个性与独特性。但是范妮并没有屈从这些专制意识,她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这在当时来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反抗,是对女性独立意识和身份的一种行为外现,是一种打破妇女卑贱和低下身份的宣言。

所以说,简·奥斯汀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所塑造的范妮·普赖斯这一形象在当时的父权社会下可以说是女性意识的觉醒。这在简·奥斯汀的年代里绝对是难能可贵的,简·奥斯汀不仅对女性与男性智力与理性上应该一样平等和发达一直抱有坚信的态度,而且对妇女获取知识的必要性与可能性的权利进行争取。除了《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范妮·普赖斯,包括《傲慢与偏见》中具有敏锐判断力与观察力的伊丽莎白,《理智与情感》中的感情强烈但又冷静果敢的埃丽诺等都涉及并一定程度上诠释了简·奥斯汀的女性主义思想与女性意识。

参考文献:

[1]宋晓晗.《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新女性形象[J].青年文学家,201015):1112.

[2]赵巧智.范妮·普赖斯:走出父权制樊篱的女性——对简·奥斯丁小说《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女性主义解读[J].科技信息,201033):235237.

[3]郭瑞萍;李俊婕.超越与创新——简·奥斯汀小说中的生态女性主义思想[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37):6063.

[4]郑珂.身份界定与心境变异——《曼斯菲尔德庄园》中范妮形象分析[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5):4549.

[5]高蕾.浅析《曼斯菲尔德庄园》中范妮的形象[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18):2731.

[6]孟霞.简·奥斯汀及其《傲慢与偏见》中的女性主义意识[J].时代文学,20112):146147.

[7]李仙琼.浅析简·奥斯汀作品中的女性意识[J].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15):98102.

作者单位:德州学院

(责任编辑:曹宁)